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浦东国际机场:吞吐量“巨无霸”见证浦东开放活力

2022-10-27 21:45:12 1046

摘要:1999年9月16日,随着上航FM451航班的腾空而起,浦东国际机场正式通航。统计显示,2019年,浦东国际机场航班起降511846架次,旅客吞吐量7615.35万人次,在全国机场的吞吐量排名中高居第二,仅次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浦东国际机场...

1999年9月16日,随着上航FM451航班的腾空而起,浦东国际机场正式通航。统计显示,2019年,浦东国际机场航班起降511846架次,旅客吞吐量7615.35万人次,在全国机场的吞吐量排名中高居第二,仅次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浦东国际机场除了承担大部分飞上海的国际航班外,还承担部分虹桥机场“溢出”的国内航班。可以说,很多人对于浦东乃至上海的第一印象,正是从浦东国际机场开始的。

规划浦东:吸收世界智慧如果从空中俯视浦东国际机场,会看到一座形似鲲鹏展翅的主建筑屹立于东海之滨,气势恢宏。这座建筑是20多年前由知名法国设计师保罗·安德鲁设计的。当时,这位曾经设计过巴黎查尔斯·戴高乐机场候机楼,尼斯、雅加达和开罗等国际机场的设计师来到中国,根据当时中国和上海所处的快速发展时代特点,决定将浦东国际机场设计成“大鹏展翅”的造型。最终,保罗·安德鲁的设计方案击败了曾以香港国际新机场设计而名噪天下的福克斯而拔得头筹。如今,20多年过去了,保罗·安德鲁也已作古,但他在浦东国际机场留下的诸多细节仍为人称道。例如,T1航站楼弧形的屋盖由斜柱支承,高低起伏,给人以无限遐想;内天井的大花园,保证了机场的自然通风和采光;候机厅天花板的“长针”状圆柱形构件不仅造型新颖,而且天花板上的光源照射到“针”状圆柱上再折射,既保证了机场的亮度,又不会过于刺眼。

不仅是浦东国际机场,如今浦东的各式地标性建筑,甚至是城市规划都凝聚了全世界建筑设计师的智慧精华。白玉兰花状的东方艺术中心同样出自保罗·安德鲁之手;宝塔外形的金茂大厦是美国SOM公司的设计师参考了中国26座宝塔所创作的;环球金融中心由美国设计师设计、日本投资;国际会展中心是德国设计方按中方提出的“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理念完成的杰作……浦东地区因其独特的自然和人文地理环境被许多世界知名城市规划专家和建筑师视为20世纪大都市中最后一片“极品之地”。而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中心地区的规划更是吸引了英国、法国、日本、意大利和中国本土设计师的参与。有的方案呈极具现代感的条形码状,有的方案像椭圆状的古城堡,还有的方案中间拥有大片绿地,形状神似古罗马角斗场……历经两年和17轮方案的讨论和修改,浦东终于完成了规划,这也是中国第一次用国际招投标的方式进行区域规划。尽管人们现在已经对区域规划国际招投标习以为常,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初,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城市设计规划被认为是涉密方案,对设计人员都有一定审查和要求,更不用说斥巨资请外国人规划。面对国内的种种质疑,浦东作为全国改革开放的示范地,敢为人先,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浦东的开发正是从基础开发入手的。1990年至1995年间,浦东用250亿人民币完成了跨越黄浦江的两座大桥及道路、通讯、水、电、煤气等十大基础设施工程,极大地改善了投资环境和城市面貌。1996年至2000年间,浦东又以惊人的速度,耗资近千亿元人民币,完成了以浦东国际机场、深水港、信息港、地铁及高速公路为主的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而这些项目的建设,大多引进了国际先进技术。

浦东早在开发建设之初就提出,“上海的发展一定要考虑面向太平洋、面向未来,各种基础设施的布局一定要按这个要求”“不但陆家嘴的设计,整个这一带的设计,要向全世界招标”“全世界的建筑设计师来投标,这就一下子提高了上海的知名度”。敢为人先、对标世界,浦东用前所未有的开放赢得了世界的赞誉和尊重。而保罗·安德鲁所设计的浦东国际机场的造型,也恰如一只展翅的大鹏,预示着浦东未来20年的高速发展。

吞吐量“巨无霸”见证浦东开放活力开发起步之初,浦东就提出基础设施先行、金融贸易先行、高新技术产业化先行这“三个先行”策略。而浦东国际机场作为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其建设和发展的历程就是一部浦东的建设和发展史。刘武君,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董事,曾任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上海机场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亲历了浦东国际机场规划建设和发展的全过程。短短20年间,浦东国际机场历经一期、二期、三期建设,目前的四期也正在建设中。从最初作为日本政府派遣的专家参与机场规划建设,到作为浦东国际机场工程建设指挥部的一员,再到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的管理层,浦东机场不仅改变了刘武君的人生发展轨迹,也成就了他作为一名工程师的梦想。在刘武君眼中,浦东国际机场就如同他的孩子一般,注入了个人太多情感。“浦东国际机场算不上世界上规划得最好的机场,也不是国内规划得最好的机场,它甚至也不是我个人参与规划的机场中规划得最好的机场。但是,浦东国际机场却是我们上海机场集团近30年发展的史书,它甚至还浓缩了中国民航机场30年改革开放的历史。”在浦东国际机场通航20周年之际,刘武君曾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感慨地说。从1997年浦东机场一期工程全面开工,到1999年浦东机场1号航站楼启用,再到2008年2号航站楼启用、2019年三期扩建主体工程建成启用、如今正在建设的四期工程,浦东机场经历了从无到有,再到提供高质量机场地勤服务的蜕变。从日本归来时,在上海做一个好的综合交通枢纽一直是刘武君心中的一个梦想,而这个梦想也终于在浦东国际机场二期工程中得以实现。在浦东机场二期工程的建设中,刘武君汲取轨道交通三号线(北)规划设计中所取得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对规划进行了全面的研究,最终取得了成功——浦东国际机场一体化交通中心不仅集成了航空、磁悬浮、铁路、地铁、公交和各种社会车辆,还集成了商业服务、住宿、会展等功能。

机场吞吐量是反映一个地方经济活跃程度和活力的重要标志之一。近年来,上海、长三角区域经济发展强劲,由此所催生的客货源运输需求更具有刚性。浦东国际机场作为连接长三角地区乃至全国与世界的重要航空枢纽,已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吞吐量“巨无霸”。据统计,浦东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已连续3年全球排名第九,其中出入境旅客占我国机场的四分之一;货运吞吐量已连续11年在全球机场排名第三,出入境货邮占我国机场近二分之一。2019年9月,随着三期扩建主体工程暨卫星厅正式启动,浦东机场又翻开了新篇章,开启了“航站楼+卫星厅”一体化运营模式。随着卫星厅正式启用,浦东机场可满足年旅客吞吐量8000万人次的运行需求,进一步改善机场运营环境,持续提升服务品质,更好服务航空公司高效枢纽运作,更好服务旅客便捷出行。业内就此评论到,这座目前全球最大单体卫星厅的建成启用,将进一步提高浦东机场旅客吞吐能力,为上海加快建设国际航运中心和亚太航空枢纽、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提供有力支撑。

编辑:邹莹来源:《小康》2020年4月上旬刊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